美文诵读网-美文摘抄_朗诵文章_励志句子_优美散文

杀鸡

 唯美文章

 小时候,我和小妹喜欢看母亲杀鸡。每一次观看,都不由得心头一震,然后一阵温暖。通常情况下,母亲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肯杀鸡:一是家里来了客,二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其他日子母亲断不会杀鸡,特别是下蛋的母亲,家里油盐酱醋的开支,甚至我跟小妹的学费和穿戴,都是从鸡屁股里掏出来的。平白无故的,母亲怎舍得杀鸡呢?再说鸡窝里的鸡总共只有那么几十只,杀一只少一只,杀一只下蛋的母亲,母亲就会心疼一次。

母亲爱鸡是村里出了名的,尽管鸡窝里养着几十只,但母亲都给它们一一起了名字,芦花了小白了杂毛了什么的,叫起来就像叫自己儿女的乳名,提有多亲热顺口了。有一年冬天的晚上,一大群鸡披着晚霞回窝时,母亲仔细清点了一下,怎么数都少了一只。母亲二话没说,顾不得吃饭,就挨家挨户的询问,终于从光棍汉房屋里找到了用脸盆扣着的那只爱下蛋的佳句欣赏简短母鸡。母亲抱着这只惊慌失措的母亲回家时,已经深夜十一点了。

母亲不忍心杀鸡,但又必须杀鸡,所以母亲每回杀鸡时,心里头都很矛盾,都会迟疑不决,特别是杀正在下蛋的母鸡的时候。母亲杀鸡的当天早晨,特意将预备杀的那只鸡从鸡窝里拽出来,让它单独享受一次最后的早餐。这还不算,母亲还用手摸摸母鸡的屁股,如果摸到成形的蛋,母亲会立马将它放了,再从鸡窝里拽出一只来。

小时候,这样惊心动魄的情形,时常在我和小妹面前上演着。母亲决定杀鸡的那天早晨,在磨刀石上把那迟钝的菜刀磨得飞快,母亲必须一刀割断鸡的喉管,尽量减轻这只鸡的痛苦。不论如何,这些鸡都给家里做过贡献,说是功臣也不为过,要死也应该让它死得舒服一点。母亲常对我和小妹讲她做姑娘时一次杀鸡的情景,不知是菜刀不够快,还是母亲心慈手软,结果一刀下去,那只大公鸡没有当即毙命,而是在院子里撒着欢扑腾了好一阵子,其痛苦挣扎的惨状可想而知。母亲被老爷臭骂了一通,说你连一只鸡都杀不死,长大以后还能做什么呢?硬是把母亲训得泪眼汪汪的。

我和上妹大多数情况下隔岸观火,立在一旁看热闹。有时听到母亲的吆喝,也会伸手上来帮衬。母亲拎着鸡在即将落刀的地方拨去毛,然后菜刀就剌进了鸡的喉管。我把一只瓷碗放在地上,鲜红的鸡血恰到好处的溅到碗里,小妹用筷子不停的搅动着,以防止鸡血凝固。我忙里偷闲,看到母亲拎着的那只鸡拼命抖动着,然后气息奄奄的样子。母亲将死去的鸡丢在地上,端来一盆开水,坐在板凳上耐心的拔毛,母亲杀一只鸡少说要用一两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小妹肚子里的蛔虫早就叫了,巴望着中午能够吃上香喷喷的鸡汤。母亲杀鸡的时候,神色宁静、庄重而虔敬,并闭着眼睛口里念念有词:小鸡小鸡你别怪,阎王爷那里一道菜,今年去了明年来……说罢,母亲突然睁开眼睛手起刀落。

母亲这辈子不知养了多少只鸡,也不晓得杀了多少只鸡。但是到了晚年,母亲说什么也不肯杀鸡了,除了鸡蛋,母亲连鸡肉都不吃了,几乎成了彻头彻尾的素食主义者。母亲时常唠叨着:鸡这一辈子没做过坏事,没做过亏心事,还帮我们养家糊口的,我们为啥要杀它们呢……这时,父亲就说母亲老糊涂了,害得老俩口几天不搭话。母亲离去的那一年冬天,鸡窝里的那群鸡叫个不停,这天早晨,母亲被父亲搀扶着,在院子里撒了很多玉米,最后喂了一次她宝贝般的鸡,……那一日中午,瘫在炕上的母亲再也没有醒来。

忆起儿时母亲杀鸡的情形,我都会感慨不已,心起波澜。应该说我和母亲一样,对那些生活在乡村的鸡族是心怀敬意和歉意的,倘若没有它们的慷慨无私,我贫穷的童年和少年生活,就会失去一种滋味,就会更加贫穷,就会失去一道生动的隽永的风景。1550字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标签: 美到窒息的表白句子 佳句欣赏简短 干净八字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