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诵读网-美文摘抄_朗诵文章_励志句子_优美散文

女娲补天的文化密码

 感情文章

当文明的第一缕阳光,刺破蒙昧的黑暗,蛇身的女娲开始造人。

说不清那是早晨还是晚上,清晨亦或傍晚,天边血红的云彩里,跃出个光芒四射的太阳,气吞荒古。另一边是月亮,生铁般又白又冷。两者之间,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的群星。

女娲不理会,专心捏着手中的泥人儿。

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絙泥中,举以为人。固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絙人也。

以上引自东汉应邵的《风俗通》,据此说法,富贵者,是女娲用手捏成的黄土人,贫贱凡庸者,则是用绳子甩出的絙人。

这是后世统治者的改编、胡编、造谣、污蔑!

其用意不过是妄图如婆罗门、刹帝利一般麻痹人民神经、塑造国人奴性。

母亲神,必然是博爱的,月光照耀下的每一个孩子,必然一视同仁。

女娲是华夏族的母亲神。

母亲身上,却迷雾重重。

有人说,她抟黄土造人;有人说,她和伏羲兄妹为婚,繁衍人类;有人说,她发明了笙簧,还有人说,她是送子娘娘。

还有人提出“女娲有体,孰人匠之”

女娲的身体又是谁创造的?

更甚至有人提出,女娲惨遭分尸。

扑朔迷离的女娲神话背后,到底蕴藏着怎样的文化密码?

首先是生殖崇拜,世界各民族概莫能外。

汉文化普遍把女娲造人当作生殖崇拜的典型,一般从“娲”的字意和蛇身形象。

汉文化普遍把女娲造人当作生殖崇拜的典型,一般从“娲”的字义和蛇身的形象着手解读。 东汉许慎所著《说文解字》讲:“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从女呙声”,学者们根据这个呙字,可以读作锅、窝、涡,多为圆形容器,推断出“娲”可能是女性生育器官的隐喻,进而作为生殖崇拜的典型。 也有人根据呙字读作呱的音,认为女娲的原型是只大青蛙。 这是一家之言, 姑妄听之即可。 不过蛙,确有母系时代生殖崇拜的特点。

比如它的肚子一鼓一瘪,像极了孕妇。比如蛙产卵,一产许多,那是多子多福。

事实上,在部落时代,就连传统的蛇身形象,也常作为生殖崇

拜的象征,只不过偏父系。蛇和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欲说还休的共同。比如潜伏暗处、伺机待发;比如平时绵软、用时坚挺。

只不过,男人在生育中所起到的作用被认识到,要晚许多而已。

于是产生了母系氏族,以母族计算世系、分配财产,所谓“民知其母而不父”

这样,氏族首领自然是女性、创世始祖自然是女性,与生殖崇拜相结合,那个时代大行其道的,是母系生殖崇拜。

我们无妨把女娲造人,看作一场对生育和繁衍的歌颂,对母系时代的追慕与悼念。

那年,当灵长类生物走到命运的抉择地。

要么在残破的家园中苟延残喘,要么勇敢地接受被逐出伊甸的宿命。

祖先们选择了后者,勇敢地走出森林、走向平原,走出一条生存之路。

来到平原的祖先们,面临的摘抄一段优美的句子问题多多,他们嗅觉太弱,听觉也不够灵敏,他们耐力不如牛马,速度不如虎豹,虽善攀援却不擅长奔跑撕咬,作为平原的外来户和弱势群体,与高度发达的猫犬科动物比牙尖爪利,自然是血流成河、一败涂地。

何况还有天灾,还有疾病,游子离乡尚且惆怅,更何况死神的狞笑始终回荡?

在祖先们看来,绝望的哭泣终是无用,种族的延续才最重要,草草掩埋了亲友的遗骸,祖先们勇敢而坚强地站立起来,他们决定在陌生的广袤平原,与竞争者、疾病、死神,打一场拉锯战。

在死亡的丧钟边,吹响生命的号角。

来吧!来看看,今日平原,是谁家天下!

于是女娲们诞生了,我们耳畔响起阵阵蝉鸣蛙鸣,还有性感的美人鱼和曼妙的蛇影。

能对抗死的,唯有生,而生的秘密,首在女人。

祖先们对于女性的生殖崇拜到了迷信而狂热的程度,大量出土的女神偶像,并不注重面部轮廓的刻画,注重的是象征生育的丰乳肥臀,并以此为美、以此为圣。

**丰满、臀部肥大的女神高高在上,年轻的男子们狂叫欢呼,宣誓着旺盛的精力,高高展示他们雄健的体格和高高的挺起。

像孔雀开屏。

那是庄严、是肃穆。

象征女性生殖崇拜的意象,除了蛙和鱼,还有月。

如波伏娃所言,女性的月经运行周期竟奇怪地与月亮运行周期一致。

面对如此神秘的巧合,祖先们认为月亮是生育力之源,女性是月之主任。

女娲手中捧着一轮明月,月中是蟾蜍。

月亮不说,她只默默运行,将清冷而高贵的银辉洒向人间。

就像女人。

月光普照下的,是母系时代。

所谓母系,不是母权,是母爱。

阵阵松涛和潺潺溪水将林子衬得更静,美丽的姑娘唱着温婉的情歌儿,英俊的小伙用嘹亮的嗓音作为回应,最简单的音符,相依相伴,构成天籁。

他们自昼达旦地欢唱,越唱越情投意合,小伙牵起姑娘的手,两人跑入林间,宣泄力量。

一番云雨,没有海誓山盟,只有潇洒分手。

没有人会觉得他们应该缔结什么关系,没有婚姻的概念,也没有贞洁的概念,更谈不上彼此要负什么责任。

只有最基本的欲望,最基本的人性。

想谈恋爱便谈了,那才是时代主流。

那是文明的妊娠期,弱小而懵懂的祖先们享受着某种意义上美丽的花季,对饥饿与死亡的恐慌使他们形成了后无来者的向心力,女性的首领们,只有对族群的管理,没有对族人的统治,母亲们以最为宽广的胸怀,给予所有子民以真正的关爱,她们从来不用像男性那样,去弘扬什么“天下大同”、什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她们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月儿自东方缓缓升起,清澈的月辉洒在静谧、神秘而狂热的林中,祖母们慈祥地打量着新生的子孙们。

SW��}��

标签: 朋友圈简短好词 励志名言短句霸气八字 摘抄一段优美的句子